取消政府向公司收取的营运权有偿使用费

2020-12-03 02:06

浙江是全国经济改革的前沿,伴随着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呼救声”,浙江多地试水的出租车改革。而对于出租车改革,浙江多位专家表示,出租车改革在公平竞争的基础上应顺应市场规律,以服务老百姓为出发点。浙江省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杨建华表示:“出租车是城市公共交通的承担者,改革应让市民享受更顺畅的公共服务,浙江多地改革符合了这种趋势。”

uber杭州总经理欧竞表示,专车市场让大家成为共享经济的受益者:“通过加大科技投入,利用先进的计算方式,来降低乘客的出行费用。一方面,我们希望城市更美好,减少城市的碳排放量,另一方面,我们希望提供给乘客更经济的出行方式,给司机有更多收入。”

然而,相比于出租车市场的低靡,互联网专车市场却是不同的境遇。借助滴滴、uber等互联网平台,专车司机正享受着互联网经营新模式所带来的便捷、高效与效益。

反观这打车市场一冷一热间,“价格”与“服务”无疑是专车市场打出的两张“王牌”。

而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就“深化出租汽车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交通部部长杨传堂表示:要给这种(网约车)服务方式一个合法的出路,让其能够更好地适应社会公众的需求,更好地适应“互联网+”发展的需要。杨传堂强调,鼓励网约车新业态的创新和规范发展,这也是为了更好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

在宁波市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浩看来,改革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以后网约车和出租车并驾齐驱,两条腿走路也是可行的,我们比较担心的是网约车与出租车的竞争是不是平等。”

杨建华建议,出租车改革应按照市场的公平竞争原则,建立法律法制保障的制度,充分保障市民便捷出行,而浙江多地的改革情况正符合了这种趋势。

宁波市出租汽车行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宁波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副主任汪月娥认为,改革迫切需要从体制机制层面着手,政府将做好顶层设计,解决出租车行业中存在的新旧突出矛盾,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的稳定健康发展。

“滴滴滴……”伴随着出租车的车鸣,站位互联网风口的出租车行业面临着“大象转身”,而随时代的步伐,出租行业这次转型也如同旭日初升般,万众瞩目,走向新市场。(完)

2015年5月初,义乌市出台《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工作方案》明确表示,取消政府向公司收取的营运权有偿使用费。根据该《方案》,2015年的营运权使用费,将从原先的每车每年1万元降低到5000元,过去几个月多收的部分将退回,2016年起全部取消。

而此时此刻,胡玉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伴随着网络租约车的兴起,她的出租车生意却一直不见起色。“生意难做,宁波的出租车只有4000多辆,但是快车专车驾驶员却有几万个,竞争激烈。”

针对此举,吴伟强认为,出租车改革主要是两个方向:“出租车+互联网”与“互联网+出租车”。“所谓出租车+互联网就是传统的出租车更多地与互联网、大数据技术来对接,至于互联网+出租车这则是一种新的租车方式。”

根据《关于深化宁波市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意见》,出租车营运权有偿使用费将予以退还,共涉及车辆3851辆,预计退还3487万元。同时,《宁波市区出租汽车运价机制改革》和《宁波市区出租汽车营运权有偿使用费清算工作方案》也同步启动实施。

如此背景下,加速出租车行业改革、为驾驶员“减负”成了行业呼声。有人说,出租车行业如果再抱定固有的经营模式,必将在市场竞争的大潮中,被挤跨甚至淘汰。

在浙江的中部,10℃的气温,让浙江义乌这座小城少了些许喧嚣,而往来穿梭的出租车则给这个不落繁华的小商品城增添了些许生气。

“有了网络租约车这样深受老百姓欢迎的新形势,那么两种不一样的运营系统怎么样实现融合发展,是我们出台出租车管理办法时考虑的问题。”对此,交通专家、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吴伟强认为,出租车改革关键之一就是要让老百姓“满意”。

据杭州市运管处出租车管理处副处长胡惠建介绍,出租车改革总体考虑分两步走,第一步首先改革传统出租车,解决原来的历史遗留问题,如清理确权、有偿使用金等。第二步则是规范网络约租车,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

而在距离宁波不远的义乌,出租车驾驶员李明(化名)也遇到了同样的难题。“快滴打车,便宜实惠。”

对此,胡玉持相同态度。胡玉解释道:“出租车有运营执照,要季度检测、年度监测,计价器检测等检测,如果私家车和我们一样做生意,我们也不会输给他们的。”

事实的确如此。“优步打车对折,服务也相对好一些。”就读于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的大学生吴燕飞道出了很多乘客的心声。

事实上,关于出租车改革的践行,义乌并非独例,在“人间天堂”浙江杭州同样吹响了出租车改革的号角。

传统出租车改革犹如弦上的箭,势在必行。而在浙江,出租车改革之箭早已离弦。

近年来,传统出租汽车行业因“打车难”、服务差等问题广受诟病,而互联网“专车”的强势崛起,对市场的“分羹”又给身陷囹圄的出租车市场带来“致命一击”,使传统出租车行业更显身形消瘦,行业改革的呼声日益强烈。

2015年12月2日,杭州市《关于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千呼万唤始出来”,经营权无偿使用、九区同城同价、运力运价适时调节等一系列“铁腕举措”表达了杭州对于整治出租车行业的决心。

中新网宁波4月29日电(记者 林波)进入四月,阳光直射下的整个街道显得有些燥热,在浙江省宁波市天一广场这个繁华商业圈里,亮着“绿脑袋”的出租车三三两两地停靠在路边等待客人的光顾,与往年“一车难求”截然相反的场景让不少驾驶员皱起了眉头。

马季全(化名)正在享受这份红利。现年50岁的他在义乌开出租车已有10余年的时间,自去年5月开始,马季全每月向财务领取减免的420元“份子钱”。在他看来,这笔钱虽然不多,但却是实实在在享受到了义乌出租车改革带来的实惠。

胡玉(化名)是浙江宁波的一位出租车驾驶员,从2002年的夏利出租车,到桑塔纳出租车、捷达出租车,再到如今的北京现代出租车,14年的时间里不断更新的出租车车型见证了宁波出租车市场的变化。

夜幕降临,王鹏(化名)开始了每晚的兼职司机工作。“下班后开始接单,一般每晚可以赚200元。”随着“优步”的风靡,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的王鹏也加入了这个队伍。

2016年3月1日,宁波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深化宁波市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意见》,这标志着宁波市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正式进入实质性实施阶段。

除价格外,专车可视化的定位系统和与利益挂钩的评价体系,让乘客得以站在与司机平等的高台之上,出行有了更大的可控性和自主性,打车的“服务价值”也进一步显现。

传统出租车改革之声从义乌唱响,从杭州蔓延,再到宁波共鸣,浙江多地试水出租车改革。

改革,常常被誉为摸着石头过河。在互联网经济的冲刷下,在未来,出租车往哪里开?怎样开?也成为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